忍者ブログ

白色记忆

迟来的春天

  年前,我遠離山東老家來到吉林。那時候,這裏的積雪都能沒過膝蓋,我壹度被凍的淚流滿面揚言“誓死別做東北人”。
  吉林的冬天遠比我想象的要好過,有熱乎乎的炕,房間裏大可不必穿厚重的衣服。唯壹遺憾的就是不敢外出,只能隔窗看著銀裝素裹的世界。這讓生性愛雪的我多少有些落寞,於是心情總是郁郁寡歡的。
  我想這裏的春天肯定也不盡如人意吧,怕是沒有山東那般的花香鳥語、美不勝收。都要進入四月了,我出門還得穿上羽絨服。母親電話說,山東已是初夏,開始忙了。於是我更加思念家鄉,思念花草重生時的春意盎然。我想我是沒希望看見勃勃生機了,因為這裏還是沒有絲毫春的氣息,水到了晚上還會結冰。
  四月中旬的時候,雨開始下的頻繁。幾乎每天都有如絲的雨星飄落,伴著時大時小的風。壹夜細雨過後,居然聽到了鳥兒婉轉地歌唱。大概這就是春天來了,因為我看到遠處山頂上羞澀的草兒已經開始偷窺世界了。
  這裏的春天是靜悄悄來臨的,不像關裏那般轟轟烈烈。因為四面環山,田地面積小而機器無法幫助勞作只能用牛耕地。我終於親身體會到魯迅先生那句“俯首甘為孺子牛”的含義,其中滋味只可意會無法言傳。
  五壹的時候我的壹個閨蜜發來消息,問我這裏是不是還在下雪。在我們的印象中東北壹年四季都是浸在雪裏的,當妳真正身臨其境的時候才恍然自己的想法是毫無根據的。
  我曾經深愛著老家春天裏盛開的桃花,還有那別有壹番滋味的榆錢兒、槐花。但那已經是我的故鄉追憶,在這裏是沒有那些的。這裏的榆樹才剛剛抽綠,根本看不到榆錢兒;也沒有槐樹。
  不過,這裏有滿山的櫻桃,開著粉都都的花兒;有沙果樹,雪白的花瓣上帶著露水。我住的院子裏就有,房前屋後都是蜜蜂呢,嚶嚶嗡嗡的好不熱鬧。
  單調乏味的生活因了這些生命的加入而變得活躍起來,我的心情也為之開朗了些;不是那麼的排斥這裏了,甚至有些喜歡了。
  最是惹人喜愛的還是金達萊,因為這裏鄰著朝鮮所以種的也頗多。她不是耀眼的紅色、不是蔥翠的綠色;那種淡然素雅的紫,能壹直沁入妳的心房,讓人迷醉。
  還有壹種山上的蟲子,叫個‘草爬子’的。據說像水蛭壹洋會吸人血,壹直鉆到皮肉裏去。我聽得毛骨悚然,每每出門回來都要仔細檢查壹番。在這裏長住的人們,又有幾個能避免被它傷害?那天我在醫院看見壹位婦人在山上勞作時被這蟲子吸了血,半條手臂都淤青了。我納悶為什麼不叫它“土蛭‘呢?
  據說這種蟲子只在春天才有,忽然又想讓春天過得快些了。
  我不喜歡這裏變幻無常的天氣,剛還晴空萬裏壹下子就會烏雲密布。尤其是刮風,幾乎沒有壹天不刮風的。風卷起塵土來,常迷了我的眼睛。洗了衣服也不敢往外曬,很是苦惱。
  這裏的老人告訴我,“如果不是這雨不停的下那麼厚的雪哪能化這麼快哦;若不是這風不停的刮,那麼濕的地哪能幹呢?雪不化地不幹,莊稼人怎麼種地?這壹年吃啥?老天爺有它的道理的,咋整都是有數的。”
  我恍然大悟,大自然就是老人嘴裏的老天爺吧。這就是自然規律麼?或許這就是“好雨知時節”吧。
  
  父母知我初次離家如此遙遠定會抑郁,時常托兄長發消息噓寒問暖。開始我總忍不住流淚,忍不住難過。
  昨日我給兄長留言上這麼寫道:
  現在山東應該是大夏天了,應該熱的惱人了吧?而這裏才剛剛入春,怯意得很。
  妳看,那壹顆顆挺拔的楊樹宛若新入伍的戰士;整齊的排著隊伍,稚嫩的臉上洋溢著喜悅。
  看那漫山遍野的紅花綠草,猶如夢裏的家鄉卻又比家鄉的春天更撩人心弦。
  在這個季節,妳迎著微暖的春風爬上山頂,為自己斟壹杯東北的小燒;拿出大醬來,隨手就能采到山野菜蘸著小酌壹番。在妳半醉未醉的時候再看這裏的春天,真的就是如詩如畫了。
Teny Wu Teny Wu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